福建36选7近30期走势图:道君 正文 第六八四章 莫非神兵天降乎?

作者/躍千愁 看小說文學作品上精彩東方文學 //www.iyztx.com ,就這么定了!
    ()    雨漸弱,對暗中行軍的人來說,依然是一腳泥濘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    “不能再前進了,前面有探子埋伏,應該是修士,前面的情況摸不清深淺,不好再冒然往前闖,很容易被發現?!?nbsp;   一名修士閃回,攔住了摸黑潛行的人馬。    張虎麾下中軍的右統領孫高天問:“此地離屯糧點還有多遠?”    修士回:“大概還有五里地的樣子?”    孫高天略琢磨之后下令人馬不要再躲躲藏藏,五千人馬直接上了官道,整齊列隊開拔,不疾不徐地公然朝目標地點而去,也不管會不會有人發現。    路遇哨卡盤問,修士直接閃去動手做掉。    過了哨卡沒多遠,一只月蝶從山林中掠來照看,顯然是宋國修士駕馭而來的。    這邊修士屈指彈出一枚銅錢,直接將那飛來的月蝶給打落了。    山林中頓時傳來喝聲,“什么人?”    右統領孫高天回道:“江防徐來平巡防人馬?!?nbsp;   一條人影閃來查看,顯然沒被輕易糊弄過去,要親自驗證,這邊兩名修士立刻聯手沖上去,雙方直接打了起來。    幾聲驟響,這邊輕易干掉了那修士,但打斗動靜太過明顯,接近了對方老巢,這動靜顯然無法再掩蓋。    “全速前進!”右統領孫高天拔劍一喝。    五千人馬立刻在暗夜中狂奔,一群修士沖在了前面開路,不斷與前方阻攔修士廝殺。    此地是屯糧重地,有三萬人馬防護,更有大量修士坐鎮,警訊連連之下,護糧大軍駐地的人馬緊急集合布防。    燕國這邊的偷襲人馬一沖近,立刻扯開了嗓子大喊,一副殺聲震天模樣。    護糧大軍搞不清狀況,天又太黑,不敢輕易出擊,全面防守,以箭雨招呼。    燕國這邊的人馬亦紛紛取箭在手對射,暗處射擊光亮處較為占便宜,雙方一時間陷入了膠著。    只不過這邊的射擊比較講究,同時幾支箭上弦射出去,也不管什么精準不精準的,把箭朝對方射出去就行。    這次強渡上岸的三萬人馬所攜帶的箭矢全部集中在了這五千人身上。    聽到外面震天殺聲,又見密集箭雨,屯糧守將高度緊張了起來,江防兩百萬大軍的糧食可是有三分之一囤積在此地啊,若此地有失的話,他這顆腦袋不夠砍的。    守糧官當即命人上報,屯糧點敵襲!    江防壺口段防區的某座宅院內,大統領徐來平正在榻上酣睡。    “大人!”門外忽傳來緊急敲門聲,一小將敲門急喊。    徐來平驚醒抬頭,喝道:“什么事?”    門外小將大聲道:“大人,防區糧倉遭遇燕軍大量人馬偷襲!”    徐來平猛然爬起,光著腳跑去開了門,見人便罵,“放屁,燕軍大量人馬怎么可能出現在我們防區?”    “大人,不會有錯,守糧官急報,有大量襲擊人馬,人數不詳,糧倉鎮守的修士也同樣傳來了消息?!斃〗釕霞北?。    徐來平一把扯來看過后,真正是大吃一驚,又迅速急問:“對岸燕軍可有動靜?”    小將道:“暫無動靜!”    徐來平立刻光著腳來回,嘴中念念有詞,“見鬼了,哪來的大量燕軍,對面沒動靜,看來是想斷我大軍軍糧?!泵腿蛔磯?,從案上箭壺里取出令箭一支,轉手扔給那小將,“傳我軍令,命徐貴立刻親率十萬大軍前去馳援,告訴他,糧倉若有失,提頭來見!”    “是!”小將緊急領命,拿了令箭跑去傳令。    徐來平迅速回頭穿戴,嘴上還在念叨,“大量人馬過江,怎么可能不被發現。媽的,哪來的燕軍,從天上掉下來的不成?”    他也焦慮,糧倉若是被攻破,他這顆腦袋怕是也夠嗆。    穿戴好了大步出門時,與外面趕來的將領和其他修士碰面在了一起。    他一面命人加強江防,一面上了樓臺,觀看大軍調動情形。    壺口段防區本部的三十萬人馬,二十萬布置在前沿,十萬后備人馬就此隆隆而去,一路舉著火把,如同一條蜿蜒巨龍,一路快速遠去。    臨近這一帶的燕國修士潛伏查看,將人馬離去的數量大致盤點清楚后,迅速撤離,趕赴到了十里外的燕軍埋伏地點,與率領兩萬五千人馬的張虎麾下左統領郭獻福碰了面,報之:“不出所料,壺口段防區的十萬預備大軍已經離營增援糧倉?!?nbsp;   左統領郭獻福沉聲道:“好!立刻傳消息給孫高天,讓他隨時撤退,并報大將軍知曉?!?nbsp;   這邊很快放飛兩只金翅,夜空中各奔東西而去……    聚集在東域江的長州人馬營區內的中軍帳內,蒙山鳴端坐在上,閉目養神中。    張虎等一群將領身穿戰甲站了兩排。    營帳內寂靜無聲,宮臨策等修士也只有在旁站著的份,只是不時看看這個,又看看那個,也不知道蒙山鳴在等什么。    宮臨策也不好問蒙山鳴在搞什么鬼,怕顯得有些無知。    時間一點點過去,外面雨雖然小了,雨水滴答聲帳內的人卻能聽的清清楚楚。    外面突然有腳步聲傳來,一名小將快步入內,將一封急報給了張虎。    張虎看過后,立刻上前放在了蒙山鳴跟前的案上,道:“大帥,很順利,不出所料,雨夜天黑,糧倉守軍不知詳情下不敢貿然出動,壺口段十萬后備人馬已經成功誘離!”    宮臨策聽的稀里糊涂,這邊不到最后不肯走漏具體作戰計劃。    蒙山鳴卻是豁然睜眼,飽含血絲的雙目驟然掃向宮臨策,“宮掌門,此戰事關整個戰局的勝負,還望宮掌門號令所有修士聽從張虎調遣,不得有任何閃失,違令者立斬不赦!”    宮臨策頷首:“這個你放心,誰敢不配合,我第一個不放過他!”    砰!蒙山鳴陡然一掌拍在桌上,抽冷子來這么一下,把氣定神閑的宮臨策都差點嚇一跳。..    只見蒙山鳴沉聲道:“攻破宋軍東域江防線就在今夜,將士們務必上下一心,違令者立斬不赦!”    “是!”嘩啦一聲,諸將一起側身轉向,面對拱手,同聲應下。    蒙山鳴揮手指向帳外黑漆漆的夜空,氣勢凜然,鏗鏘有力道:“渡江!”    “是!”諸將再次領命。    張虎龍行虎步,領著一群將領大步而出。    很快,外面一陣騷動,火把處處亮起,大軍快速整備。    獲悉居然要在這個時候渡江,而且還是自己人馬打頭陣,朝廷那邊被監督著的人馬頓時有意見了。    一將領著幾人跑來,找到了指揮人員調動的張虎訴苦,“張大將軍,江水暴漲,流速很急,咱們靠著木排渡江未免也太勉強了?!?nbsp;   勉強?我那幾萬弟兄勉強不勉強?張虎瞪圓了雙目,沉聲道:“大戰在即,你竟敢與我討價還價?”    那將軍苦笑道:“大將軍誤會了,不是討價還價,而是良言相勸,水急天黑,這個時候不宜渡江,真要渡江,不妨等到天亮?!?nbsp;   唰!張虎寶劍出鞘,一劍寒光,直接刺穿了對方的心窩,只見血濺。    那將領瞪大了眼睛,哆嗦著胳膊指著張虎。    隨同他來的,還有一旁的修士都嚇了一跳,沒想到張虎一言不合便拔劍殺人,而且殺的還是朝廷大將。    咣!張虎一腳將劍穿將領踹翻,晃著帶血之劍,厲聲道:“大戰在即,立刻執行軍令,再有討價還價者,這便是下??!”    對方修士頓時不干了,怒聲道:“他乃朝廷大將,要處置也要經朝廷同意,豈能由你隨意爛殺?”    張虎立刻回頭看向左右修士,冷冷道:“爾等怎么看?”    三大派的修士立刻上前了,將那修士警告喝退,命其立刻好好配合,否則這邊定不手軟。    很快,江邊上人頭攢動,拖拉著大量的木排往上游去。    江水流速不宜直接橫渡,欲借流速劃行,斜插向對岸壺口防區。    大量人馬登上木排,上了木排的人馬立刻熄了火把,聽從號令,只需向對岸有火光的地方劃去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江防總督烏群烈亦在寢室內酣睡,睡夢正香時,被激烈拍門聲驚醒。    他坐起擁抱著被子喊了聲,“進來?!?nbsp;   一將推門快步入內,急報道:“大人,探子回報,對岸張虎人馬集結地有異動,似要趁夜攻打?!?nbsp;   這般龐大的兵力對峙之下,雙方不可能不往對岸互派探子監視,也許不能近前查探,但是遠距離觀看個大概動向還是沒問題的。    “張虎,選在這個時候攻打,莫非腦子有病…蒙山鳴在那邊…”說到這,嘀咕自語中的烏群烈猛然一驚,迅速掀開被子下了榻,亦赤腳在地板上來回走動。    就在這時,外面又出來一聲,“報!”    烏群烈喝道:“進來?!?nbsp;   一傳訊官入內,雙手奉上急報道:“大人,壺口防區守將徐來平傳來急報,壺口屯糧之地遭到大量燕軍偷襲,已增派十萬人馬去援!”    烏群烈倒吸一口涼氣,驚呼道:“我防線內怎會出現大量燕軍,莫非神兵天降乎?”一把抓了急報來看。    看完后才知,徐來平那邊也在納悶哪來的大量燕軍。    再想到張虎人馬突然異動,烏群烈赤足快步走到了江防地圖前盯著觀望。    正這時,外面又傳來一聲報,又是徐來平傳來的消息,報之對岸張虎部人馬似乎要進攻。    這是廢話,這邊已經先一步得到了消息,烏群烈手一揮不予理會,盯著地圖厲聲道:“速去打探對岸徐景月部、安顯召部、蘇啟同部、史辛茂部可有動靜!”    PS:謝“一拾肆秀”再贈三朵小紅花增光添彩,新年大吉大利!

【精彩東方文學 福建36选7几点开奖 www.iyztx.com】 提供武動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節首發,txt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歡迎注冊收藏。
百度風云榜小說:劍來 鄉村艷婦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龍王傳說 太古神王 誘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?;ǖ奶碭呤?/a> 真武世界 劍王朝
Copyright © 2002-2018 福建36选7几点开奖 www.iyztx.com 福建36选7几点开奖 All Rights Reserved.
小說手打文字版來自網絡收集,喜歡本書請加入書架,方便閱讀。